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nam | 15th Apr 2008 | 活在當下 | (912 Reads)

近年來日本的翻譯小說似乎是越來越流行。其實一直以來這些小說也不是不流行,很多日本的作家在香港已經是很為人熟識;可是這幾年的情況比起以前似乎有點不同:以前來來去去也是那幾個「殿堂級」的名字,現在嘛,上書店總是見到大量不同作者的日本翻譯小說。其中一個原因我想大概是出了幾部非常受歡迎,由小說改編成的日本電影吧,大家在看電影的同時,也會留意電影的周邊產品,而原著小說便是其中一種。這些日本作家的原著小說中譯版,同時也帶起了整個閱讀日本翻譯小說的熱潮。就這樣,一些以往名氣在香港等地方並不太響亮的名字,成為了暢銷書榜上的常客,而這些作家的舊作,也一一重新推出中譯本。山本文緒大概就是其中之一。(很可能是自己孤陋寡聞,如有錯誤請大家不吝指正)

Picture

《藍, 或另一種藍》是山本文緒在一九九二年出版的作品。可是事先不知情的我,閱讀時把故事的舞台假設到十多年後的今天,仍然是覺得順理成章,沒有不恰當之處。當然,故事本身是有點天馬行空也是原因之一。故事的流程很暢順而且緊湊,譯者的文筆也令人看得很舒服。於是,這小說成為了少有令我禁不住要一口氣去讀完的小說。

細味著本書的命題:藍,或另一種藍;哀傷,或是另一種哀傷。大概,早已提醒了大家,這個故事是根本沒有大團圓的機會。

把書看完了一遍之後,最大的一個感受是「恐怖」。如果說河見蒼子和佐佐木蒼子是同體的話,先不理誰是主體誰是分身,故事發展到後來河見和佐佐木分別對另一方起了殺機這一段,實在令我覺得很心寒。想想看你內心裡面的一個你,對自己的憎恨竟然足以產生要消滅自己的念頭,而自己可能並不知情,這情況多令人心寒。雖然,兩個蒼子到了最後都是下不了手,不過單是起了這個念頭已經是很恐怖而且很悲哀的一件事。

一開始河見就注定了是失敗者。就憑蒼子A的部份以第一身來寫,蒼子B的部份以第三身來寫已經可以知道作者根本沒有給河見(蒼子B)一點兒的勝算,是分身,就永遠只能夠是一個分身。他只是要讓佐佐木去了解自己的一個媒介。

這不是一埸對與錯的交戰,也不是天使和魔鬼的對抗。自己跟自己的決鬥嗎?也許都不是。這只是一堂課,了解自己的一堂課。書中的主角一直只有一個,就是佐佐木蒼子。故事說的,是她在糜爛之後重新認識自己的經過。

故事裡面有沒有很deep的一個message呢?可以說有,也可以說沒有。你說蒼子A還有沒有後悔當初沒有選擇河見?還有沒有後悔嫁了給佐佐木?有沒有後悔提議交換身份?作者讓這些問題繼續打開,給讀者一個空間去思想自己從故事中領會到的message。
然而我沒有因為《藍,或另一種藍》而有追看山本所著其他作品的衝動。我知道她的有不少成就比《藍,或另一種藍》更高的著作,可是,暫時來說,讀了這一部感覺已經很足夠了。